90后**的堕落:花200万*容,*3个亿,被抓时仅剩4.6万

2021-12-29 11:59:18 文章来源:网络

**就好似黄粱一梦,肆意挥霍过,奢靡过,然而“**梦”短暂,“梦醒”后看到的是警方拿出的冰冷的手铐,等待她的是法律的制裁。

卢某是个90后姑娘,年轻有拼劲,2017年,她在浙江杭州临安开了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其实也就是一家空壳公司,但卢某却是把目光投向了房地产,想靠**房大赚一笔,为此她还特意以高额的利息向他人借款了20万元。

卢某**房的操作比较简单,也就是低价购入一套二手房,然后高价卖出,但买者也不是傻子,并没有上卢某的当,半年后,卢某**房失败了,她没赚到钱,反而是再次通过高额利息借款,以填补上之前所借的20万元加利息,这也意味着,卢某借的钱越来越多。

不过几次借钱后,虽然卢某债台高筑,但她却有了新的“领悟”,彻底走上了一条歪道。

卢某开始全方位地**装自己,朋友圈打卡加班,发励软文,请**众演员拍摄虚假交易视频等,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白富**的形象,为此,她两次飞往上海,在整容上特别花了72万,并且在杭州的四家**容院消费了200多万元。但卢某的整容费用、高额花销、各种奢侈品,其实都是用的借款。

卢某甚至还伪造了**查询记录、**记录等,以蒙**亲朋好友,反正就是什么人都**,只要有人愿意借款给她,她都照单全收,承诺高额利息。

从20万到3个亿,卢某仅花了三年的时间。

纵观整起案件,卢某的手段非常简单,把借来的钱用来**装自己,让自己显得有钱,资本**厚,一副能还得起钱的模样,然后承诺高额利息,诱惑他人借款,见有人的确从卢某手上获利,便认为卢某有发**之道,还有人主动借钱给卢某。结果20多名借款人都成了受害者。

2020年,卢某再也无法自圆其说,没法再填上自己的窟窿,借款人才意识到自己**了,从而报警。而卢某被捕时,账户上就剩下了4.6万余元,借款人都忍不住落泪,原以为能跟着卢某发大**,结果却是**得叮当响,自己的钱都被卢某花掉了。

经过调查确认,卢某实际造成了被害人损失1900余万元,其犯罪行为构成集资**罪。

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过“非法集资”,指的是实施使用**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从而构成的犯罪,不过非法集资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罪名,在实践中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行为人一般根据具体情形以非法吸收公众**罪和集资**罪论处。

集资**罪在量刑上根据刑法**百九十二条的规定,犯本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产。

在历史上还有个称呼叫“庞氏**局”,即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取更多的投资。只是26岁的卢某的犯罪手段是借款,即利用新借款人的钱偿还老借款人支付利息和短期**,也叫作“拆东墙补西墙”。

但这样的**局迟早会被戳破,**者**终会被送进监狱,可**者却难以挽回自己的**产损失。

临安**审理卢某集资**案件后,依法判处了卢某有期徒刑十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同时责令其退赔各被害人损失。

不过判决责令退赔并不意味着受害者能够挽回所有的损失,但根据《**高人民**关于刑事裁判涉**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四条规定,民**刑事审判中可能判处被告人**产刑、责令退赔的,刑事审判部门应当依法对被告人的**产状况进行调查;发现可能隐匿、转移**产的,应当及时查封、扣押、冻结其相应**产。

与非法集资有关的**局时有发生,但它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高额**,因此不管是投资还是借款,都要擦亮自己的双眼,高**高风险,然而风险永远比**来的更快。

来源:今日**王彪律师

来源:晋州普法

如果有一家拟上市企业称自己符合科创属**,但大部分员工**偏低,你怎么看?

在科创板,一家名为旭宇光电的拟上市企业就符合上述特征。

**资料显示,旭宇光电于2016年8月份挂牌新三板,于2017年7月份摘牌。到了2020年12月末,旭宇光电开始闯关科创板IPO。

在招**书中,旭宇光电表示,“公司具有科创属**,符合科创板定位”。

理由有三点:一是公司主营业务为LED封装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所处行业属于“半导体和集成电路”行业,符合科创板的行业定位;二是**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近三年累计营业**比例超过5%;三是2019年度营收超过3亿元。

虽然将自己标签为科创企业,但存在大部分员工**偏低现象。

截至2020年6月30日,旭宇光电员工总数为399人,高中及以下员工人数为326人,占比高达81.7%。这意味着,公司近八成员工**为高中及以下**。

上交所对此提问,“结合公司员工**水平等方面的情况,说明如何保持持续研发能力,如何实现技术领先,是否存在研发能力和人才储备不足的情形,员工**结构等方面的情况是否与公司核心技术水平相匹配?”

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在《补充法律意见书》回复,“发行人不存在研发能力和人才储备不足的情形,员工**结构等方面的情况与公司核心技术水平相匹配”。

同行可比公司鸿利智汇大部分员工**也不突出。2020年年报显示,鸿利智汇高中/中专及以下员工人数占总员工比例为72.9%。

不过,由于其它可比公司瑞丰光电、国星光电、聚飞光电在年报中未披露员工**结构,因此暂不能判断旭宇光电员工**结构低是行业普遍特征还是个例情形。

我们关注到,旭宇光电有一位保荐代表人在“首发”(IPO)项目方面“经验少”。旭宇光电的保荐代表人是杨德彬和王钦刚。

**资料显示,王钦刚自从业以来,一共保荐了2个项目,一个是交通****份有限公司“配**”,另一个是四川川投能源**份有限公司“可转债”,而“首发”项目为零。

另一位保荐人杨德彬自从业以来,一共保荐了4个项目,是华安证券保荐项目数量第三多的从业人员。

想不过,与同事相比,杨德彬保荐的“首发”项目算不上多。除了浙江富春江环保热电**份有限公司是“首发”外,其余三个保荐项目分别是“增发”、“非**”和“配**”。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5月19日,旭宇光电和保荐机构华安证券分别向上交所申请撤回申请文件,IPO审核终止,具体原因目前尚不清楚。

上一篇:*系消金“增员” 华融消金70%*权被宁波*10亿拿下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铜陵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