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宝宣布关停 *方将承担30亿成本 十年网络互助集体谢幕

2021-12-29 00:31:37 文章来源:网络

12月28日,互助**相互宝公告表示,为更长远保护成员权益,经过慎重思考和讨论,将于2022年1月28日24时停止运行。为避免成员保障中断,相互宝成员可自主选择是否选择新的保障方案。

此前,百度灯塔互助、**团互助、**投资的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已经先后关停,相互宝是**后一家宣布关停的大型网络互助**,至此,网络互助行业迎来了落幕时刻。

相互宝关停方案:

**后三期分摊金均由**承担

相互宝的公告显示,自公告之日起,成员不再参与互助分摊,在1月28日关停日之前的三期分摊,都将由相互宝**承担。按照12月第二期分摊金约5.6亿估算,在这一项上,相互宝**就至少要掏出16亿的成本。

同时,相互宝方面也承诺,1月28日停止运行后,符合互助规则的重病成员依旧可按规申请互助金,关停前确诊的成员,于**院初次确诊之日起180天内可以申请,这是行业里**长的申请时间周期,对于要报案的患病成员来说,还是比较充裕的。据业内分析,按照相互宝平均一个月的新增报案量,**略预计,相互宝预计还需付出10亿互助金。

**后,对于有延续保障需求的成员,相互宝也提供了自主选择全新保障方案的选项。1月28日24时前,相互宝成员选择转投相关保险的,无需重新计算等待期,无需重新健康告知,并且有3个月的免费期,如果7500万人之中有1000万转投商业保险,预计免费期成本在4亿左右。

因此,此次关停,由于成员规模大,相互宝**需要承担的成本也较其他互助**高出许多,将至少达到30亿元。

网络互助行业:

探索有益,但已完成阶段**历史使命

从2011年国内诞生**家网络互助**"抗癌公社",到现在**后一家宣布即将关停,网络互助正好走过了十年。

经历过前期的野蛮发展,直到近三年网络互助行业才真正发展起来,一方面是大众的健康保障需求快速增长,但社保主要覆盖基础**疗,商业保险又门槛较高难以获得;另一方面相互宝采用"先保障、后分摊"的后付费模式,上线一年参与者就超过1亿人,并吸引了**团、360、百度、新浪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这一领域。

类似相互宝这种一年价格一两百的网络互助,满足了大众对保障价格低、参与门槛低的需求,客观上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保障普及作用。相互宝**数据显示:1亿成员中有3成来自农村和县城,有6成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英国《金融时报》的调查也显示,参与网络互助的受访者购买重疾险的意愿,是没有参与网络互助的受访者的两倍多。

但网络互助的局限**也同样明显。**关键一点,互助计划不是保险,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和行业规章,很难打消老百姓心中的顾虑,可持续发展难度大。另外,互助模式的运营难度极高,就拿相互宝来说,每月两次分摊,每次扣款即便**高只有六七块钱,全年费用低于大部分一年期重疾险,但因为用户极为下沉,对分摊金价格的不解和骂声,几乎伴随了相互宝的"一生"。

过去一年里,受行业环境变化等因素影响,相互宝和其他网络互助计划的运行都经历了震荡。从**新公示分摊的信息看,目前相互宝的成员规模7500万,累计完成71期互助,救助超过17.9万名患病成员。

对于大众而言,如今在健康保障市场上已经有了更多元的选择,网络互助行业已经完成了阶段**的历史任务。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教授认为,网络互助在国内有实验、探索的**质,在当前社会的主要保障制度之外,发挥了一定的、阶段**的积极补充作用。但相比监管明确、运营更成熟的商业保险,网络互助在稳定**、可持续**上存在一定的限制。对于想要更高确定**保障的用户来说,转投保险产品是更好的选择。

来源:北京商报

正值科创板上市的关键之际,AI四小龙中的云从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集体被**国拉入了“**军工复合体企业”(NS-CMIC)清单。

而AI四小龙中的商汤科技,也在12月14号被**国**务部列入黑名单,导致港**上市的进程一度按下暂停键,近期才重新启动**招**。

抛开其中的利益纠纷,从过去的经验来看,由于被“**准打击”的往往是具备一定技术实力的,对**国某方面有威胁的企业,从侧面反映了这四家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实力。

**的AI行业在世界的影响力持续提升,**的AI企业数量由2018年的20%提升至2020年的25%。

人工智能的产业链,分为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

AI四小龙做的属于技术层的计算机视觉,这个领域是人工智能**主要的应用领域之一,让计算机拥有类似人类提取、处理、理解和分析图像以及图像序列的能力。

这个领域非常重要且潜力无限。

根据沙利文报告,计算机视觉**2020年占全部人工智能**市场份额的46.9%,2020年-2025年,将会以36.6%的复合增速,由143亿**元的市场规模增长至680亿**元。

对国内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的计算机视觉企业相较于全球发展较晚,海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有相关企业出现,而国内1999年才有为海外企业做代理业务的企业雏形。

后来,随着国内互联网巨头们的崛起,为计算机视觉企业积累了大量用户数据,对计算机视觉公司而言,数据和技术缺一不可,有了大量的数据做支撑,很快在这一领域领先全球。

国内这一领域里的王者,IDC的数据显示,2020年,商汤科技、旷世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和海康威视的合计市场份额接近50%。

海康威视已经上市,尚未上市的AI四小龙,实力究竟如何呢?商汤、旷视有阿里撑腰,云从**队,依图难追赶

如果按照公司成立时间来看,旷视科技是老大,依图科技是二哥,商汤科技是老三,云从科技是四弟。但如果按照估值、融资额来算,商汤显然是当之无愧的“一哥”。

2011年10月份,三位清华的**率先嗅到了人脸识别的商业价值,怀揣着将计算机视觉应用到**中的憧憬,组建了**初的旷视科技的团队。

虽然在今天,人工智能是个非常热门的领域,但10年前,这是国内很少人涉足的未知沼泽,投资人都不愿意做**个吃螃蟹的人,因此旷视的**笔融资并不顺利,吃了很多闭门羹。

老二依图科技的融资就幸运多了。在旷视科技成立一年后(2012年9月),一直在**国从事人工智能的朱珑**士回国创业,不**就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轮融资,很快成立公司。

2013年以后,人工智能在国内迅速发展,**政府热情号召企业大力发展人工智能和智能机器人技术,资本加速涌入AI赛道。

后来居上的“一哥”商汤科技就在这种背景下诞生了,它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IDG的牛奎光狂掷数****元,让原本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汤晓鸥研究团队走出实验室,重新组建团队,组建了商汤科技。

不**以后,云从科技也诞生了。

相比其他公司,云从是**根正苗红的,核心**干大多为中科系,数轮投资中,**队、产业基金的身影频现。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AI领域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出,AI的融资事件,在2018年达到顶峰。

四个独角兽们,就在这种背景下各自****,任意拎一个出来,都经历了10+次融资。

IPO之前,旷视科技进行了10轮融资,越到后期,融到的钱越多,即使不计算2020年联一投资的G轮融资,旷视科技获得了累计超过19亿**元的融资。

**开始,旷视**份是联想系的企业;后来,阿里系逐渐对其加大投资。

**的人脸解锁业务、物流仓库业务,为旷视提供了快速成长的**。

而阿里所在的大消费领域,又是国内计算机视觉潜力**大的一个应用领域,2020年-2025年市场规模以54.95%的速度增长,阿里急需人工智能企业为之后的业务发展做支撑。

同样被阿里青睐的,还有“一哥”商汤科技。

商汤科技除了含着金钥匙出生外,还是资本**青睐的企业,从成立至今,进行了11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30亿**元,成为四小龙中融资总金额**高的公司。

阿里早在商汤C轮融资的时候就已经入场了。

除了旷视和商汤外,阿里还布局了寒武纪、数云等其他人工智能的公司,它用极其**厚的资金,在人工智能领域给自己描绘了更广阔的业务版图。

看完了融资融得轰轰烈烈的老大和老三,再来看老二依图科技就有些平淡。

虽然也经历了10轮融资,但从披露了金额的融资额来看,合计不超过5亿**元。

而且,越到后期,依图科技的融资金额反而有下降的趋势,2020年润诚产业的投资额不到2018年c轮融资的1/6,这与壕到不行的旷视和商汤来对比,的确有些落寞。

云从科技融资的金额也不多,但它和其余三家很不一样,其他公司的融资,是人民币和**元一起融,而云从科技,每一轮获得的融资,都是实打实的人民币。

这是其他人工智能公司难以匹敌的优势所在,国字号的**东结构,让云从科技在G端、国有B端方面拿单具备优势,如G端的公安系统,四大国有**的风控产品。

因为对金融、安防客户而言,对安全层面的要求更高,云从科技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客户**。

总结下来,从融资的角度:

商汤科技遥遥领先,旷视科技也不赖,且两者均有阿里做布局。

阿里在其**报上明确表示,“不会以纯粹**务原因进行投资和收购,而是侧重加强阿里的生态系统、创造战略协同效应”,以后的侧重发展领域是可预判的。

云从科技虽然融资少,但获得了G端和大B端的潜在支持;依图科技暂时落后。估值高企,IPO一波三折

AI的疯狂,在2018年之后逐渐退潮,AI赛道的融资次数在2018年之后掉头向下,**括四小龙在内的AI企业经历了多轮融资,且由于自身的商业故事在资本上过度透支,也遭遇到了“估值虚高”的争议。

根据西南证券对AI独角兽2020年估值的整理,商汤科技的估值达到100亿**元(637亿元人民币),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分别为50、42和40亿**元(318.5、267.54、254.8亿元人民币)。

但事实上,商汤、旷视、云从和依图科技都尚未盈利,2020年营收,分别仅为34.46、13.91、7.55、3.81亿元人民币,市销率(即估值与营业**的比值)为18.49、22.90、33.75、66.88倍。

市销率越大,说明市场给它们的估值越高。

上一篇:2021年海南省电子商务直播嘉年华将于29日开幕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铜陵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