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焦点 >
一部好电影不一定要讲完整的故事。
2020-01-16 15:05:50  来源:网络

2019年年底,国内发行了几部电影,无论是口哨、被灯光捕捉的人、被错误杀死的人、南站的派对、半喜剧、宠物,都可以观看,但在票房上还是有些人高兴和担心。其中,宠物对作者来说是最令人惊讶的,原本以为它只是一部影迷电影,聚集了一批交通明星,没想到拍得很精彩,但也给作者带来了很多灵感。

宠物狗于2019年12月31日发行,很明显,它关注的是新的一年。对于主要元旦时期的电影,温馨、浪漫、快乐、感动等关键词,都应该是标准。宠物中没有负面字符。它们以纯真的爱和温暖而闻名,由真正的动物主演,而不是由特技制作的宠物,这带来了许多亮点。影片通过几组人物关系和人与宠物的关系,分别关注家庭、友谊和爱情,并以对流浪狗的集体拯救为结束,形成了一种博爱和人文关怀。

宠儿在情节层面上,有很多感人的章节,同时,导演在整体风格上坚持轻喜剧,准确把握尺度,不情绪化,每当情绪集中达到顶峰时,总会被放松的线条和片段适当地调整,以达到风格的完整统一性,不陷入刻板印象,刻意赢取眼泪。

作者感兴趣的是宠物的叙事方式。几组主角的共同点是养宠物和爱宠物,没有更深层次的联系。在这里,影片借鉴情景喜剧的思想,使它们通过生存空间、工作联系等进行交叉,然后围绕与宠物的关系展开角色关系,并为每一组人物安排亮点,实现所谓的戏剧质变。宠物的叙事方式相对宽松,既能充分展现不同宠物的魅力,又能更有效地表现不同的人物关系和情感维度。然而,面对那些特别喜欢故事的中国电影观众,他们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截止到作者最后期限,宠物的票房已经超过4亿元,这是在同一时期的一项很好的成绩,这表明观众对这部电影的认可度,既没有讲述电影的全部故事,也有春天。

溺爱给作者带来的思想远远超出了电影本身。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好电影的基础和前提是故事,这似乎成了电影业的金科玉律。然而,纵观经典电影理论,从爱泼斯坦的镜像和纯电影概念到蒙太奇理论家所强调的冲突与并列,从形式主义理论家所主张的陌生化和制造困难到法兰克福学派的一系列电影命题,故事并不是电影的核心要素。事实上,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作为第一意义只是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奥秘之一。很明显,好莱坞的商业电影不能代表整个电影。许多电影不讲故事,而是讲感情,甚至谈哲学,比如罗圣门,它具有存在主义哲学精神等。这些不讲故事的电影也是好电影。

看看中国,不注重讲故事的好电影也随处可见。早期的国内电影,如城市南部的旧事件和春水东流,把气氛的渲染和诗歌的传递置于一个比故事更高的位置。近年来,从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到陈凯歌的猫王猫传,以镜头语言展示盛唐,再到冯小刚的影子,以突出墨的魅力,那群在艺术和商业上取得良好成就的资深导演似乎把重点放在电影的形式上,而不是纠缠于故事本身。当相声、素描、魔术、杂技都开始讲述故事时,作为一部具有高度工业化和科技水平的电影,其视野不应局限于故事。随着5g的不断发展和电子产品屏幕显示水平的不断提高,观众越来越能够随时随地观看故事。否则,观众为什么要买电影院的票呢?

作者想再一次强调,溺爱带给我的思考远比电影本身多,只有从这部电影的角度来看,它对形式感的探索仍然是非常不够的。然而,溺爱确实提供了比故事更多的东西,也就是为释放观众的集体情感提供了正确的机会和场所--总有一个人可以在影片中激发你这么多的情感表现。(罗群)


上一篇:当你去日本旅行时,你不必弯下肚子,告诉你哪里有便宜的食物。
下一篇:最后一页